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反面角色
反面角色

反面角色

“无”名的淫贼

  “大侠者,大瞎是也!”

  “大侠者,蠢蛋是也!”

  “大侠者,弱智是也!”

  以上几句真言,是我闯荡江湖多年,与那些侠义中人无数次的生死较量后得出来的结论。

  我叫吴名,我不是什么义薄云天的大侠。相反,我是一个淫贼。一个专门让这些大侠们表现他们义薄云天的豪气,衬托出他们英雄侠义行为的反面角色。

  值得庆幸的是,当年我的死鬼老头很有先见之明,从给我取这个名字时起,就注定要我一生都寂寂无名——虽然我捅破的处女膜比江湖有史以来最出名的几个淫贼加起来的还要多,可是知道我是淫贼的人并不是很多,除了那些被我收为性奴的美女以外,几乎没有人知道我是一个淫贼。

  我之所以不出名是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出名。

  这年头流行英雄救美女,江湖上找不到美女做老婆打光棍的家伙闭着眼睛扔块石头都能砸死一大片,要是让他们知道有我这么一个现成的,可以骗到他们谗涎美女的芳心的角色存在的话,早就排着长队争先恐后地来追杀我了。我也不能像现在这般轻松写意地,不紧不慢地,随心所欲地操着这个刚刚被我掳来的武林第一美女——天山玉女兰心如。

  既是做一个连那些“正直”的魔道中人都不齿的淫贼,当然就要懂得隐姓埋名伪装自己了,可笑的是许多同道中人连这个做淫贼的基本常识都不懂。那些每次采花之后都留下个印记,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干的笨家伙,还有那些四处宣扬自己“淫”满江湖行为的天下第一淫贼,有头有脸有名气的大淫贼们,真是笨得可以。说他们是猪还污辱了世上所有的猪,说他们是邪道中人还真污辱了所有的邪魔歪道。

  不是吗,难道我说错了,这些“名扬四海”的家伙现在不是被人捉住一刀割掉小弟弟从此永垂不起,就是被一大群正道之士围攻擒拿后废去武功送官,最后被押到菜市口卡嚓一声去了吃饭的家伙了事。

  “你不是人称天山玉女吗,怎么现在像窑子里最淫浪的婊子一样地叫个不停啊。”

  以圣洁之名誉满江湖的天山玉女,此时正像一条发情的母狗一般趴在床头,雪白的大屁股高高的向天翘起被我从后面操着,在我猛烈的抽插下,她的嘴里如同叫春的母猫般淫荡地叫个不停。

  “唔,你这个畜牲!唔!哦!”她嘴里一边咒骂着我,一边却努力地扭动着屁股,迎合著我猛烈地撞击,我的小腹和她的大屁股撞得啪滋啪滋直响。

  “才刚刚被我开苞就这么淫荡,以后还怎么得了?”我在床边站立着,一边继续做着活塞运动,双手不停地从背后玩弄着她那木瓜一般大小的巨乳,真是弹性十足。什么武林圣女,天山玉女,根本就是骗人的,十足的肉弹一个。

  “呜…不要…啊,你这个淫…啊!”

  我身下的兰心如,在我的奸淫下早已丧失了理智了,表面上她还用带着叫床声的话语咒骂着我,实际上已经疯狂地迎合著我的奸淫。

  真爽啊,享受着身下的这个绝代尤物,看着大量的蜜液夹杂着落红不断地从我们的接合处流下来,我的心中得意万分。

  “再叫大声一点,哈哈哈,该死的师父,亲爱的大师兄,听见了吗?真是要多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我还操不到这个武林圣女呢,哈哈哈…”

  听到我喊她未婚夫的名字,兰心如似乎清醒了一些,硬是强忍着身体传来的阵阵快感扭动屁股想脱离我。一下子,我的大肉棒被动地从她身体里脱离出一大截,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想走?没门!我的十指扣牢她巨大乳球,用尽全力向后一顿。

  “啊!”

  大肉棒再次尽根而入,深深地扎入兰心如的身体里,身体上传来强烈的快感以及处女之身让杀害未婚夫的仇人夺去的痛苦交织在一起,兰心如在极乐中痛苦得泪流满脸,却大大的满足了我征服的快感。

  “哈哈哈,我未来的嫂子,被我奸得爽吧,听着你如泣如诉的叫床声,真是比征服一百个处女还要爽啊!”看到兰心如在我的身下处于痛苦和极乐之间的美景,我心中真是得意异常,哈哈哈,什么白衣侠,什么情重如山,他妈的你们的老婆还不是被老子操了个够。

  “准备接受达到高潮的最后一击吧!”我感到自己也快要达到极限了,大声地在兰心如的耳边说道。

  “不!别这样!”兰心如在我的身下哭叫着,想求我撤出阵地,但她的身体却为了追求更大的快感,无耻的夹紧了我巨大的肉棒。

  “这一炮献给那些帮过我无数次的正义之士们,哈哈哈。”我发出最后一记重击,肉棒深深地扎入兰心如的身体里。

  噗哧噗哧,滚烫的岩浆一排接一排的注入兰心如的体内。

  “不…”兰心如终于抵受不住身体的极乐和心灵巨大的痛苦,大声尖叫着,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而她的身体则像只受伤的羔羊一般,颤抖个不停。

  “这么快就达到极限了吗?想得美啊!处女开苞,最少也要来个梅花三弄啊!”

  我射完精后,立刻换个姿势,对兰心如进行了第二轮的奸淫,连片刻也不想停下来。

  我的大仁大义的师兄啊,你知道吗?你的未婚妻被我操得好爽啊,哈哈哈……

  第一章 我师破天

  我是一个“无”名的淫贼,尽管身份卑鄙下流至极,我的师父却是大大的有名,为天下武林中人所敬仰。我的出身,也不是什么专门生产低下人渣泼材的歪门邪教,九流小派,而是真真正正,货真价实的名门正派——名满江湖,声传宇宙,妇孺皆知,脍炙人口,侠义冲天,豪气干云等等背负无数美名赞誉的江湖第一大派正义门。

  家师龙破天,原名龙怀玉,江湖人称英俊潇洒、侠肝义胆、天下无敌…天武尊者是也(在这四字名头前的美称赞誉比起正义门所有门徒的名字加起来还要长)。

  不过家师也无愧于此称号,他的剑法天下第一,轻功天下第一,内功天下第一,拳法天下第一,脚法亦是天下第一。

  家师十六岁闯荡江湖,一柄铁剑,一对铁拳,一双钢脚,打遍大江南北,击败无数所谓天下第一剑,天下第一刀,天下第一拳的高人,其他的那些数不清的八闽第一拳,江南第一名剑,七省第一神腿之类不可计数的第一人,都被他踢过屁股。

  三十岁后,家师再也未曾一败,把几个天下第一来了个大满贯,尽收囊中。一日其好友来访,酒过三巡,其对家师说怀玉之名过于女性化,不配大侠之名。家师遂改名破天,大有连天也要破的气势。

  家师三十三岁创立正义门,广收门徒,座下徒子徒孙多达三千之众。在江湖上威名之高,更胜于少林武当这些沾祖宗的光,靠吃老本的传统武林流派。

  他的门下徒子徒孙多达数千人,本人收徒却极严,加上我这个不成气候的好色好淫的烂徒,不过十三人而已,而我正是他的关门弟子。

  我自认为我的天资还算高吧,因为能被这个天下第一人看上的人,还会是个笨蛋不成?别污辱我师父的眼光。

  不过我有个最大的毛病:懒,而且是懒得出奇。我不是指个人卫生方面,什么生下来后就从未洗过一次澡的邋遢家伙绝对不是我。相反我还非常地爱清洁,曾有一次只是为了清理小弟弟上的一点污垢,我洗澡足足用了一个时辰,差点从此不举。

  我所说的懒,是指习武做事方面的懒惰。

  举个例子吧,从我的住处到练武场,经过一个很漂亮的大花园,花园里种了无数的奇花异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穿过这个花园。

  我每次穿过这个花园时,都不从路上走,而是不惜踩踏着花草穿过,常常把师父的宝贝女儿吟霜最心爱的花草弄坏。

  而我这样做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能选择最近的直线路程,好少走几步路。

  我不喜欢干那种费力的活儿,习武练功之时,更是能偷懒就多偷懒。听说那些魔道修习武功的方法,可以让人武功更快的速成。本来我也想找机会弄来学学看,但是事与愿违,正义门中集天下武学之大成,却偏偏没有魔道的武学,因为老不死的老混蛋老怪物说那是旁门左道,我们正义之士绝不能习之。

  像我这样吃不了苦,天资又不是极高的小子,这个什么狗屁天武尊者就算是瞎了十只眼睛外加聋了十只耳朵没了鼻子也不会收我做徒弟的。幸好我的死鬼老头生前对这个所谓的天下第一人有过滴水之恩——这个叫龙破天的天下第一人,在还没有真正成为天下第一人而“破天”之前,曾经被人揍得七荤八素,鼻青脸肿,躺在茅坑里哼哼哈哈像条死狗一般半死不活的时候,正好遇上因为多灌了几壶马尿而憋了一肚子坏水急着上茅房的老爸。

  也不知死老头那时是不是因为饮酒过度,酒精中毒太深,以至于头脑思维不清晰,平时那个为了几个铜板都可以把老妈卖了的他突然良心发现,解手时顺便救了这位未来的天下第一人。

  当时这个叫龙怀玉的小子,中了唐门的剧毒百花散,脸都绿了,躺在茅坑边上出气多入气少。而我老爸只是个酒鬼加赌鬼以及色鬼的联合体,又不是什么江湖名医,根本就不懂得如何救人。老头听说童子尿能解毒,于是就叫年纪不过一岁的我撒了泡尿喂我这个未来的师父喝下去。

  想不到这一招还真管用了,童子尿竟是江湖第一奇毒百花散唯一的解药。十年后,酒色过度的老爸在弥留之际,颤颤抖抖地从枕头下摸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环给我(他没有把它当了换酒喝真是奇迹!),叫我拿着这个玉环到那个已改名龙破天的天下第一人那儿,要他收我为徒。

  龙破天这个老家伙,平时总是自命武功第一,侠义第一,信用亦是第一。面对当年的救命恩人的儿子,又因为自己当年说过的一句话:

  “兄台的大恩大德,我龙怀玉终生不忘,日后大哥若是有何所求,只要派人带着这个玉环信物来找我,我龙怀玉就算肝脑涂地亦再所不辞。”

  江湖上人称“情重如山”的龙破天,二话没说立马就收了我做他的入室弟子。

  想不到我只是撒了一泡尿,就害得死鬼老爸白捡了一个武林天下第一人做小弟,早知如此当年就拉泡屎而不是撒泡尿了,说不定可以救个皇帝以便将来再认个干皇叔混个皇亲国戚当当。

  不过,我相信在自己入门一个月后,他的内心一定已为自己的这个轻率的举动而后悔了。我之所以现在称他是老家伙老混蛋老王八而不是师父家师这么没有礼貌,是因为老家伙实在不是个东西。话又说回来,我左看右看,仔细一瞧,这个老东西还真不是个东西呢。

  老家伙身兼少林武当两大门派绝学,对武学的悟性到了令人发指的恐怖境界。据说当年他只用了十天就学会了兰花拂穴手——峨眉掌门用了七年;一个月的时间就练成什么大力金刚掌,少林的心慈秃驴用了二十年,半年悟通太极拳,而创出这套拳的不老妖怪张三疯用了一甲子的时光。三十五岁之时,老怪物与当时天下七大顶尖高手在华山之巅论剑七日,只不过用一条舌头,就令这正邪七大高手个个口吐鲜血,摇摇晃晃地被人像擡死猪一样地从华山上搬下来。

  这世上像老家伙这样的怪物也只是几百年老天爷瞎了狗眼才出那么一个半个的,他对武学的悟性高,可并不等于别人的悟性就和他一样高啊。他教给我们的那些东西,全都是要朝夕苦练才能学会的,并没有速成的方法。像他的那套什么正气拳,正义剑法,他曾万分得意地对我们说天姿够高的人只要依法苦练十年的时间,就可以成为一个顶尖高手。

  他妈的,学上十年?操,老子才没有这个耐心呢!你不是武尊吗,有没有更快的速成的方法?

  “师父在上,可有更快的速成方法?”我当然不会把心里的脏话说出来,毕恭毕敬地问道。

  “速成?十年还不够快的?”老不死的老东西瞪着眼珠对我说。

  “比如说一年,或者一个月就速成的?”我嘿嘿地笑着。

  “再高明的武功,不花精力苦学也是没有用的。”要不是我是他救命恩人的儿子,相信老王八早就一记正气拳打了过来。老怪物对门下弟子极严,动辄打骂是常有的事。

  不过我仔细想想,也觉得自己的话太低级了一点,一年就成为天下有数高手,那整个江湖不都被这一大堆天下第一的高手塞得像沙丁鱼罐头一般。

  哎呀,沙丁鱼?我没有说错,自从百年前一个叫马渴波萝的黄毛蓝眼的洋鬼子来到我殃殃中华帝国之后,沙丁鱼罐头这玩意就流行了起来,可比百年后那个专门收购破轮子玩的叫什么拿破轮家伙要早上一百多年。

  “那好办,听说吃千年人参可以长百年的功力,吃万年何首乌可以长二甲子的真气,吃金娃娃可以练成金钟罩体铁布衫,吃冰山雪莲可以…”

  “放屁!”向来稳重的老头子这一回也破了口戒了,放口大骂,

  “这只是那些无知黄口小儿的信口雌黄,学武,还是要一步一个脚印!别想一口吃成个胖子!”看在死老头的份上,这位大侠总算把因我而来的一口恶气硬给咽了下去,没有一拳锤死我。

  入门的第二天,老东西要我先从最基本的基本功开始练起。蹲马步,站马桩这些基本功太苦我学不来,打坐参禅太闷我受不了;舞刀弄枪刀剑不长眼太危险就别提了,至于说站在大瀑布之下忍受流水的冲击,在激流之中做中流砥柱,站在怒海之边以人力对抗狂涛,这个老怪物当年的练功法门,听听都让人发毛,我佛慈悲上帝保佑阿拉在上放过我吧。

  到了我二十岁那年,老混球亲传的十三个弟子中,我这个最小的第十三位弟子的武艺是最差劲的了。正义门门下共有三千门徒,我想我的武艺可以排在第三百位左右吧,要不是喝了我的仙尿的老乌龟逼得极紧,相信我的排名还会再靠后。

  好在我也胸无大志,当年加入正义门门下,我也只是想着大树底下好乘凉,仗着我亲爱的师父这块金字招牌,将来好在江湖上打混骗口饭吃。

  如果一切还是像以前那样的话,我仍然会像从前那样在师门里混混日子,直到那一天,邪道第一高手叛天手林落红向我的混蛋师父挑战的日子,我的命运开始改变了。

  第二章 遇美

  逆天而行或者顺天而行这种类似的名称名头在魔道中人或者正道中人之间都是一样的流行,自称什么李灭天,张绝天,郭地灭,黄天赐,赵天生之类的家伙是比比皆是。

  家师改名叫破天已够大逆不道的了,而这个林落红,外号叛天,也是狂的了得。

  不过三十多年前,这个口口声声喊着要让处女落红的家伙可不是叫这个外号,那时候,他的外号就是他的名字,落红手林落红,一个让无数少妇少女闻之色变的大淫贼。

  很不幸,正当他的名头响彻大江南北,踌躇满志要弄破全江湖所有美女的处女膜之时,他遇上了初出江湖,拿着柄价值一两银子的破剑闯荡武林,想要杀出一番名堂的家师。

  当时初出江湖的怀玉少侠,听说此落红手之大名,少年气盛之下,单人独剑摸上落红大魔头的淫窟——落红山庄,指名道姓地要落红大鸟枪出来单挑。

  “臭小子,等鸡巴长硬了再来向我挑战吧!哈哈哈哈,唔,这个小尼姑的下面还真是紧。”

  当时被喻为江湖第一淫贼的林落红并没有把这个初出茅芦的毛头小子看在眼里,他一边操着刚刚掳来的峨眉派的小尼姑便随手派遣摩下的爪牙去对付这个胎毛未尽的小子。

  怀玉少侠不为所动,拔出那把烂剑,从下到上一个一个地向落红山庄的大大小小的淫徒们挑战。他左砍右劈拳打脚踢屁股踹地与大淫贼的手下一干大大小小的奸魔杀了N个时辰,最后直至和终极波士进行一对一的单挑,在斗了几个昼夜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之后,一代奇侠一记佛山无影脚踢中大淫贼的小腹,重创此獠,并让他从此不举。

  经此一战,怀玉大侠名扬武林,什么玉面神龙,白衣少侠之类的称号,不要钱似地雪片般的飞到了长得并不是很英俊潇洒的龙怀玉头上。

  而那个口中狂喷鲜血侥幸逃出生天的原首席大淫贼,在永远失去让处女落红的能力之后,受此刺激,从此发奋图强,躲到深山老林里苦练武功,立志报仇,武艺也是日进千里。二十年后重出江湖,虽然他的下半身已经不举,再不能像从前那样干得那些处女少妇哭天抢地,但杀得那些名满江湖,徒有虚名的白道大侠们哭爹喊娘的本领还是有的,弄得他们排着长队跑到师父这儿求助。

  “情重如山”的龙破天龙大侠龙前辈,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了,观雨台之战,两人大战一千回合,落红大魔头毕竟早年亏空过多,体力不支败北,再次悲哀地成就了家师大侠之名。

  我刚才之所以这么口口声声尊敬无比地称他为家师,只是因为再过一个多月,又是这个什么叛天手和老东西五年一次的“聚会”了。林落红曾扬言要杀尽正义门的弟子,考虑到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这个道理,在他们决斗之前,我还是暂时别咒家师了吧。

  “吴名,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儿打瞌睡!”说话的是我的大师兄,天雷拳烈正南,家师的十三个弟子中,除了我这个不成材的,其他十二位都是江湖上有名的英雄豪侠。

  真是过分,这些人在拜了家师门下,老东西都给他们改了名字,在名字中加上一个正字,就我这个最小的第十三个徒儿没有被改名。

  无名?他妈的,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师弟啊,开口闭口乱叫我的名字,好没有礼貌!

  “大师哥有什么事了?”心里虽然这么骂,我表面上还得毕恭毕敬地回复师兄。老东西的门户辈份观念极强,大小门规多如牛毛。最出名的就是老家伙写的什么江湖基本原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计十一条大门规。其中八项注意的第一条就是尊敬长辈,不得拂逆师长,违者逐出师门。

  这个大师兄,拿根鸡毛当令箭,趁机仗着自己是老大对我呼来喝去。其实我心里也明白,因为我是仗着老子的关系才攀上老怪物这条船的,那些师兄弟们,内心深处都瞧不起我。

  “今天有贵客要来我们正义门做客,你去厨房打点一下,看看还有什么东西要采购的。”他正眼也不瞧我一下,命令式地说道。

  “娘希匹的,这些事情也要我来办,不是有厨子管家吗?”没法子,谁叫我的武艺低微,总是被人呼来喝去的,甚至连那些辈份比我低,武功却比我高的门人也常常找机会欺负和奚落我,这时候那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又没有人注意了,操!。

  我心里骂骂咧咧地往厨房走去,叫天武尊者的关门弟子去厨房做事,绝对是人格上一个极大的污辱。好在老子还算聪明,买东西采购物品这方面大有油水可捞,在十三个弟子之中,我的腰包是最鼓的。

  我到帐房支取了银两,就驾着辆破车直接到市集去采购,转了半天,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足足装了一车。傍晚的时候,我心情舒畅地驾着马车,哼着小调赶回正义门。

  有钱了,心情当然好了,这次采购从中贪污,足够我去赌场挥霍两个月的。

  “嗒…嗒…嗒”的马蹄声从背后响起,我回头望去,只见几匹快马正夹在扬起的烟尘之中迅速地从背后赶来。来人渐渐接近,最后在我的身旁停了下来。

  “哇!”

  当我看清了来人的相貌之后,惊讶得下巴差点掉了下来。何也,来人竟是名震江湖的四大美女“兰莲月霜”中的霜和月。

  莲:峨眉派的名震江湖的一剑轻鸿李玉莲,美比貂婵,一年前武当山上一剑三十招之内击败武当第一高手的冲虚老道,连家师都说此女前途无量。可惜此女泼辣刁蛮,当年江南四大公子之一的惜花书生唐演,只是说了几句不太干净的话,就被她活生生地挖去眼珠。

  兰:天山玉女兰心如,兰心慧智,貌若嫦娥,圣洁比观世音,有如天山上玉洁冰清的雪莲一般,纯净无瑕。此女芳龄十八,正是闺中待嫁之龄。不过她眼高于顶,真的要找一个配得上她的年青才俊,还真不容易呢。

  月:明月山庄庄主冷心的宝贝女儿冷明月,人如其名,孤芳自赏,不把任何男人看在眼中。在江湖上有冷西施之名。

  霜:古道热肠古青霜,其名字和我的那个刁蛮的小师妹相同,都有一个霜字,人品却大大不同,她家世代名医,以济世救人为已任。古青霜此人名冷心不冷,为人古道热肠,一身无双的医术,一手玉女针法,不知救助了多少江湖侠士,广受黑白两道高手们的尊敬。

  想不到我三生有幸,居然一次就在此间遇上了这大四美女的两位。

  看到我两眼发直,嘴张得老大的熊样,一身白衣的冷明月不满地冷哼了一声,始终都不正眼望我一下。

  而那位美丽动人的古道热肠古青霜小姐,则大方地走上前来,向我拱了拱手,“这位小哥,请问奔牛山归如何走?”

  “哦,啊,向前走半里路,再转个弯,就是了。”我的三魂七魄这才回归原位,奔牛山,就是正义门的所在地。

  “谢了!”古青霜朝我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贝齿,真可谓如沐春风,我差点没有从马车上摔下来。

  “霜姐对那个市井之徒那么客气干什么?”远远地,我听到冷明月不满的声音。

  “嗨,人家都是名扬天下的美女加侠女,哪轮得到我这样的市井小儿啊!”望着她们绝尘而去的身影,我心中暗叹道,早知如此,以前就好好地苦练武功了,成为像几位师兄那样的英俊侠士,那也就有资格去追她们了。

  “小兄弟,身为破天的关门弟子,怎么还要干下厨买菜这么龌龊的活啊?”一个太监般又尖又细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顿时让我全身上下毛骨耸然,魂飞魄散。

  毛骨耸然是因为这个声音实在是甜得太让人发毛了,魂飞魄散则是我一下子就听出此人的身份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名震黑白两道的,三败于家师之手的邪道第一高手叛天手林落红。

  第三章 诱惑

  “咯登!咯登!”

  我的牙关节直打着冷战,颤颤抖抖地回过头去,妈呀,这个大魔头曾声言要以世上最毒辣的手段杀尽正义门的门下弟子,我虽然很不成材,但不管怎么说也是老怪物的关门弟子……

  我的妈妈呀!

  英明神武,盖世无双,天下无敌,侠义冲天的师父啊,你到底在哪?快冒出来救我啊,师父啊!你在哪啊!徒儿好想你,好爱你哟!

  曾有天下第一淫贼之“美”名的大太监林落红,正端坐在我的背后,以一种西施颦笑的模样好整以瑕地望着我。这个过去的天下第一淫,听说亦曾经是武林第一美男子,若不是他喜欢强奸这个调调,就算是坐在家里,也会有不少的美女排着长队要和他上床的。

  此君过去曾有一名言,如今已经被推崇为一个成功淫贼的标准:不是美女我不上,不是处女我不要,不是强奸我不干。

  “前辈……”望着在我面前轻颦浅笑,不住地朝我抛着媚眼的“俊男”,我像掉在了狼群中的一只绵羊般身体打摆子似地抖个不停。

  逃,是绝对逃不掉的,老怪物一苇渡江的轻功天下第一,未必等于他徒弟的轻功也是第一。老人妖以前是淫贼出身,做一个淫贼,武艺可以不高,轻功却不能不好,他就是用一条腿也可以跑得比我快十倍。

  打,那就更别提了,眼前的这个变态人妖,是当今世上仅次于英明神武的家师的天下第二高手,伸出一根手指就可以把我像掐蚂蚁一样地捏得粉碎。

  “不管怎么说,前辈也是一代枭雄,该不会和我这些后生小辈一般见识吧?”

  为了保命,我的脑筋开始灵活地转动起来,这些江湖中人都一个德性,死要面子!

  我先在语言上赞美落红大太监几句,让他下不了台,无法拉下面皮虐杀我。

  “破天那个老乌龟,居然收了你这样一个没有骨气的徒弟,哈哈哈哈……”原来尖细的女音在那一瞬间转变成了粗犷的男音,震得四周的树叶哗哗做响。他在那儿狂笑不止,我却听出了语气中的杀意。

  我突然想起了江湖中关于这个人妖的传闻,老人妖尽管现在早已不举,却总是自命英雄盖世,常有识英雄,重英雄之语。没法子,自命侠义这种恶疾,魔道中人也被传染了不少。落到他手上的人,如果能表现出宁死不屈的气概来,多半能保住性命;若露出是缩头畏尾,胆小如鼠的江湖宵小的行径,则会死得很惨。

  “不是没有骨气,大丈夫能伸能屈,若只是为一时之气而拿鸡蛋去碰石头,那只是蠢蛋而不是大侠!”性命悠关,我脑筋狂转,急忙想出了补救之法。

  “我现在是不如你,未必将来就不如你!我武功不好,只是我自己没有学好,不要污辱我的师父!”我硬着头皮,挺直了腰板,摆出一副英勇不屈的模样。

  “有理有理!”林落红听了我的话,语气怪怪地重复着这两字。

  啪,他的右手一动,猛地搭到了我的身上,五根纤长的玉指有如抚琴般地在我的身上捋动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双玉手就把我全身的骨骼从上到下地捏了一了遍。这个死太监的那双手,比女人还要白,还要细嫩,还要漂亮,要是他肯男扮女装的话,绝对不会比刚才的那两个美女逊色几分。

  此时我早已吓得浑身发软,连出手反抗都不敢,却还要咬着牙不让身体发抖,以防泄露出自己其实是个胆小鬼的本性。

  “哈哈哈,好,真是好!”他的声音又猛地变成细长的女音,

  “难不成这个老妖怪想收我做徒弟不成?”

  我心里想,正义门中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三大纪律的第一条就是不可贪生怕死,不可与魔道妖人勾结,否则必受严惩。

  “你果然生得一身难得的贱骨!”他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贱骨?”我差点哭出声来,我知道我的天资不是很高,远比不上我的那十二个师兄,但是说我生得一身的贱骨头,实在也太伤我的自尊心了吧?

  “生贱骨的人就应该去练贱骨人的武功,破天那个老王八自称是一代宗师,哼,狗屁,误人子弟!”他说着往地上啐了一口,这一口倒是啐得我心里舒服异常。

  我的这个武功天下第一的师父,自从我来到正义门的第二个月就对我失去了期望,根本就没有指点过我什么武艺。教我武功的,都是那个心胸狭窄的大师兄。我很讨厌这个该死的师兄,又不愿像其他师兄那样去舔他的屁股拍他的马屁。所以这几年来,我除了一些基本的内功心法以外,也没有从他那儿学到什么像样的东西来。

  “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林落红突然提高了嗓音,正容对我说道。

  “只要给我三年的时间,我就可以把你变成一个顶尖高手,远远胜过那些什么狗屁的正气十二狗!”正气十二侠是江湖人对我的十二位师兄的称呼,我这个最不成材的老十三,除了正义门内,还真没有几个人知道天武尊者的第十三个徒弟的名字叫做吴名。

  我几乎就要一口答应了下来,为了保命,多拜一个师父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才不会像那些食古不化的白痴少年一般,明明被比自己的笨蛋师父武艺更高的前辈看中了,却死抱着什么拜师要从一而终的观念不放,白白放过了一步登天的机会。

  今天看到这江湖上的四大美女中的二位,在无形之中激起了我奋发向上的精神,我感到自己再也不能像这样混下去了。而这个落红老前辈说三年就可以成为顶尖的高手,这个条件太诱人了。哈哈哈,魔道的武艺果然不一样,效率高多了。他妈的这个什么天武尊者说要十年苦练,原来是他的方法出了问题,害得老子白走了这么多的路。

  但最终我还是拒绝了落红老前辈的好意,这回人妖变成落红前辈了,别怪我无耻,有用就是前辈,大侠大恩人好汉,没有用处就是乌龟王八老妖精,谁叫我是唯功利主义者。而我不答应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想到这些魔道中人都有些怪僻,如果你不假思索就同意了,那会怎么样?

  他心里一定会想,嘿!这个臭小子,贪生怕死,这么快就忘本忘宗,出卖师父,没准哪天也会把我给卖了?我还是小心为上,防患于未然再说,比如先在这家伙身上加个禁制,点他的绝穴绝脉,或者下点毒,叫他吃点什么百日销魂散什么的。

  我从小跟着老爸在赌场和妓院长大,见惯了世上最卑劣无耻的行为,再说我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卑劣无耻的人,应付起这些“正直”的魔道中人实在是小菜一碟。老爸是个大赌鬼,很小的时候就向我传授如何做一个出色的赌徒、流氓、骗子,而我自己也天生就是这方面的奇材,拜师之前亦曾战功赫赫。

  七岁时我和两个小鬼设下天仙局,骗光了附近十几个小伙伴身上的零用钱;十岁时就更不得了了,我将一个比我大好几岁的大姐姐骗到妓院卖了,而且当时她还帮我讲价数钱呢!十一岁时就连我那下流无耻的老爸也常被我耍得团团转,他就是被我活活气死的。我在做事时最懂得去捉摸别人的心理,这算是这个该死的老家伙留给我的最有用的东西了。

  另外有一件事让我担心的就是世上没有白吃的晚餐,这老家伙说不定是想利用我,比如说引诱我下毒害师父什么的。我虽坏但还没有到叛门杀师那么卑鄙的地步,但要是一口回绝的话,说不定他恼羞成怒,一掌劈了我,那我可找谁去喊冤啊,所以也只能虚已委蛇。

  我拒绝他的好意时故意做出了犹豫的表情,停顿了一小会儿,这样子对方就一定会以为我已心动了,只是还抱着师徒之情不忍背叛。

  果然,落红前辈再次问了一次,而又被我婉言拒绝了。这一回,我显露出欲迎还拒的神色来,好让他留有希望,考虑放过我。

  “那好吧,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一下,你要是留在正义门,一辈子也不会有出息的,破天那个臭小子的武艺一板一眼就像块木疙瘩,根本和你的性格不符,再学多少年也没有用的。如果你想通了的话,三天后午夜子时,我在奔牛山后山的那片松树林里等你!”老人妖像是看破了我的心思似地干笑了几声说道,

  “记着,午夜子时。”

  话音刚落,只听“嗖”的一声,他的人影一晃,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可怕的轻功!

  这个老人妖,他的武艺其实并不比老怪物差多少,只是生不逢时,一个天才遇上了另一个更伟大的天才而已。

  看着他最后的表情,我心中已明白了几分。他妈的,臭人妖,别把大爷当成笨蛋,想利用大爷,用完了再灭口,这种老套的方法老子十岁时就学会了,操!

  三天后,你在松树林等着喝尿去吧!今晚我回去,立刻就把这一切向师父报告,哈哈,到时候叫你尝尝天下无敌,盖世无双,义比天高,情重如山,名扬天下、忠义无双的大英雄,百年难遇的绝世奇材,一代天骄天武尊者的厉害,哈哈哈……

  以为别人是傻瓜的家伙自己才是真正的大笨蛋,乌龟太监人妖的叛天手,落你妈的红去吧!

  *********************************************************************

  回到正义门,我立刻就从看门的弟子那儿得到消息,今天下午来了不少的尊贵的客人,全是来自三山五岳不同地方的英雄好汉,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两位艳名满江湖的四大美女中的月和霜了。

  虽然已见过一面,可是我还想趁机多看两眼。可恨的是,该死的大师兄一见面立刻就叫我到厨房去帮忙,那个口气,就像是指挥下人一样让人不爽。

  唯一让我内心深处还值得安慰的就是,我的三师兄寒正天,他悄悄地走到有点狼狈地离开的我身边,轻轻地鼓励了我一句,

  “别丧气,小吴,只要你肯努力,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在我的十二个师兄中,也只有他对我最好。三师兄现年二十三,生得一表人材,人称玉面潘安,一把玉扇尽得家师真传,还能自创奇招,独树一帜。而且他身上并没有其他师兄自以为是高人一等的傲气,对门中的任何人都十分的客气,师父也很欣赏他。下面的人都说,未来的正义门的掌门人,不是他就是大师兄。就连小师妹吟霜对他亦是情有独钟。

  “过来,师弟,你和那个饭桶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这个自恋狂的大师兄在远处冷哼道,正天师兄用鼓励的眼光又看了我一眼,这才转身离去。

  哼,那个老人妖说我没有骨气,这个大师兄自以为是的傲气,师父收他为徒,又何尝不是瞎了狗眼?

  正当我要离开的时候,人声吵杂,只见两位绝色的美女在一大群人的拥簇下由门口走了进来,正好堵住了我的出路。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下午遇见的那两位美人,而像讨厌的苍蝇围在他们身边转着的人,就是我的那十位该死不死,江湖上人称的正气十二狗的师兄们。

  师兄们个个衣冠整洁,打扮得